纳隆之战:我军出现在眼皮底下,越军还在煮饭,被俘后谈炮色变

彩神app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彩神app > 人才招聘 > 纳隆之战:我军出现在眼皮底下,越军还在煮饭,被俘后谈炮色变
纳隆之战:我军出现在眼皮底下,越军还在煮饭,被俘后谈炮色变
发布日期:2022-06-11 10:40    点击次数:174

1979年2月21日,在早春的寒冷中,来自美国的两位参议员,当他们飞抵越南境内,亲眼目睹历经战火洗礼后的越南老街、谅山一带,他们看到了怎样一番凄凉的景象啊。

在长达数英里通往内地的公路上,大批越南难民,拖儿带女,逃离谅山,和他们一同置身公路旁的,还有大批越南伤兵,在寒风凛冽的路边,幻想着能被送往后方医院救治,更多却不过是静静等待着死亡降临。

透过绵延公路和熙攘人群,极目远眺,可以清晰看到饱经战火摧残后,被炸毁坍塌的各种高大建筑物,如同缠绵病榻中奄奄一息的老人,在等待着命运给他最后致命一击。

难民纷纷逃走,越军早已撤走,此时的谅山,早已是一座空城,一座死城。而此时在首府河内,火车站也已是没日没夜挤满急于离开此地的难民。

战争,给越南百姓带来的是流离失所,是无尽苦难,可是,这一切,全是越南执政者的玩火自焚、咎由自取。

由于越南统治者在我国边境地区的不断挑衅,甚至妄想入侵柬埔寨,建立所谓印度支那联邦的狼子野心,自1979年2月17日起,我国边防部队被迫自卫还击。

1979年3月5日,在攻占距离越南首府河内仅一川之隔的谅山之后,我军宣布已达到惩戒目的,开始向国内陆续撤军。

为挽回惨败战局带来的大失颜面,越军开始厚颜无耻宣称解放军是被他们赶跑的,同时派出312师183团进入纳隆地区,不断对正在回撤的我军进行骚扰和炮击。

纳隆在扣屯、班俊以南地区,位于高平市西南方向,此地距离我军防御阵地仅八公里。

为了保证安全撤军,同时给气焰嚣张不知羞耻的越军以有力打击,我军最终决定围歼纳隆以北之敌。

纳隆地区群山环绕、山高林密、山路崎岖、山势陡峭。山腰以上,到处灌木杂草丛生;山腰以下,则树木林立、藤蔓交错、遮天蔽日,隐蔽性极强。

由纳隆通往高平的唯一一条公路,纳隆桥是其必经之地。此桥位于纳隆南侧,河岸陡峭、水流湍急。

这纳隆桥甚是古怪,此地天气变化无常、阴晴难测,每日上午时分常是浓雾弥漫,能见度极低,且地形诡秘,易守难攻。

深谙地利之道的越军,早早占据纳隆桥以北地区的有利地势,并派出一个加强营的兵力,牢牢盘踞此地,打出“誓与阵地共存亡”的鸡血标语,还公然叫嚣:“紧紧咬住中国兵,不要让他们跑掉!”

为顺利歼灭纳隆以北之敌,我41军121师最终决定抽调三个步兵营、五个炮兵营的兵力,全力围歼纳隆桥以北越军。

3月6日,纳隆围歼战全面打响。

为了给越军以强有力震慑和大范围重伤,我军先以炮击开场。在震耳欲聋的炮击声中,三个加强步兵营同时出击,短短数小时内,敌军竟2次呼叫10辆汽车运送伤员,可见伤亡人数之多。

但此次战斗,由于敌人占据有力地形,且运送伤员及时,大部分越军成功溃逃,未能达到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略目的。

首战之后,毛余副军长开始调整战争策略,首先派出步兵361团二营为主攻营,安排曾多次参加过解放战争,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张普岳将军任参谋长,指挥作战;其次,决定采用步兵炮兵协同作战模式,有效歼灭敌人;最后,采用主力出击、两翼分队迂回作战战术,对敌人形成合围之势。

3月9日上午9时许,361团二营突袭敌人前沿阵地,发现敌人正在生火做饭,逢此作战良机,二营战士一声令下,向对面之敌齐齐密集式开火射击。

此地所在的4、5号阵地越军,顿时吓得丢了锅碗瓢盆,纷纷作鸟兽散,迅速躲入阵地工事内。

二营立即下令对4、5号阵地开火。与此同时,四连进入3号高地西北侧待命;5连在1、2号高地处待命,82迫击炮连则占领3号发射阵地,准备随时配合步兵,给敌人以迎头痛击。

下午一时许,二营集中使用炮火,以小群多路、交替掩护战术,向4、5号高地发起进攻。30分钟激战后,先后毙敌8人,占领4号高地;毙敌9人,占领5号高地;毙敌12人,占领6号高地。

下午2时许,战前指挥部命令二营在各部配合下,继续向425高地发起进攻。

425高地为越军前沿防御要点,如果此地被攻克,越军先头营的防御体系将被彻底打破。

下午2时30分,我炮兵营首先对425高地实施炮火打击,在隆隆炮火和漫天硝烟中,二营四连迅速向高地发起冲锋。然而待到达此地后,才发现此处高地为正面陡坡地形,且山高林密、灌木丛生、藤蔓遍地。越军在此处,不但居高临下,且隐蔽性极强,另外,作为战略要地,越军在此处密集式布置多处火力点,犹如布下天罗地网,严密封锁,我军简直寸步难行。

为了尽快对425高地发起冲锋,攻占此地,二营强烈要求火炮兵立即给予炮火支持掩护,可是,团长杨常滩却认为炮弹爆炸点离我军步兵太近,最远也不过100米远,一旦炮击,一定会误伤我步兵。

最后,火炮兵建议四连步兵稍稍后撤,以便他们立即对敌人实施炮击,无奈,此时,我军距离敌军太近,且敌军占据高地,如果后撤,将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下,后果不堪设想。

最终,步兵连在置身炮击的巨大危险中,再次以小群多路、交替掩护战术,向425高地发起冲锋,激战15分钟后,一举摧毁越军3个正面火力点。

怎奈,打山林、游击战同样在行的越军,凭借有利的地理位置、猛烈的炮火射击,将我军牢牢压制在高地前沿一带。敌人就在眼前高地,可是往前再进一步,却难于上青天。

就在这时,来自湖南衡南,年仅20岁的四连三班班长封加乃,眼见在敌人猛烈的炮火攻击下,战友们在他面前一个个倒下去,义愤填膺,一股热血上涌,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与斗志,让他在顷刻之间,忽然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只见他突然跃至高地左侧,在一个醒目的位置,大叫一声,把自己完全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内,然后迅速端起冲锋枪,向高地上的敌军开始连续猛烈射击。

果然,他的这一声呐喊,一次次瞄准疯狂射击,一下子就把来自敌军的四个火力点全部吸引了过去。

一排战士果断抓住敌人正面攻击火力短时间减弱的关键时刻,立即向对面高地再次发起最勇猛的正面出击,一举拿下了越军的第一道堑壕,后迅速与二排协同作战,以两翼合击战术,向425高地再度发起冲击。

当一排二排战士们以巨大的决心、必胜的信念向425高地发起冲锋时,独自一人手握冲锋枪的封加乃,向着高地左侧越跑越远。

当一瞬间,所有来自敌军高地的火力点全集中到封加乃一人身上时,战友们紧握双拳、眼含热泪,眼睁睁看着他们最亲爱的战友,向着高地不断突击,离他们越来越远,他们只觉得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他的形象却越发高大起来。

战友们向着425高地发起最后的冲锋和突击时,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和漫天的硝烟中,英雄的封加乃头部胸部多处中弹,最后身中七弹,倒在血泊中,鲜血染红浸透了他身下的寸寸土地。

当战友们再度发现封加乃时,他的双手还紧握着那把早已打光了子弹的冲锋枪······

封加乃壮烈牺牲后,一排二排战士于这天下午3时30分,共毙敌42人,成功占领425高地。

战斗持续到这天夜10时许,位于纳隆地区所有敌占高地,均被我军陆续占领。

3月10日上午,5连战士再次在纳隆地区向南逐点攻击越军残余势力,至12时许,成功占领越军指挥所。

至此,越军183团彻底溃不成军,再也无力组织大规模兵力对我军撤军构成威胁。

为彻底阻断越军运输兵力及物资公路线,这日下午15时,参谋长张普岳亲至纳隆,除协调各部继续清剿越军残敌外,开始组织人员炸毁纳隆桥。

纳隆桥表面看来只有一座水泥桥,其实在此桥上游100米处,还有一座隐藏的水下桥。

经过一番详细考察判断商议后,我军最终决定地面桥炸掉桥墩,水下桥炸断桥桩。

17时40分,在群山矗立、暮色沉沉的纳隆地区,随着数声轰然巨响,曾经在越军眼中,居高临下固若金汤不可一世的纳隆桥,瞬间坍塌。越军进入此地的唯一交通公路,也被彻底封锁。

至此,持续4个昼夜,我军历经七次反扑的纳隆之战,宣告胜利结束。此战共歼灭越军183团1个加强营。

在战后打扫战场时,在纳隆一带的纵横沟壑间,密林丛莽处,随处可见越军尸横遍野。经打扫清点,共有307具敌军尸体。

在被打死的一名越军中尉副连长的身上,搜出了一本日记,上面心有余悸地赫然写道:“我打过很多仗,从没有这样严酷。中国军队站着射击投弹,连续冲锋。连长阵亡,我也没有活路······只剩6个人了,全被炮弹炸死了。”

从被俘虏的一名越军中士班长的口中,战士们还听到这样一段发自肺腑的由衷佩服之语:“你们的炮打得又猛又准,我们都抬不起头来。还搞不清楚你们从哪里上来,就被打死了。”

是啊,他们看到的,是我们铜墙铁壁般的战士,他们看不到的,是我们的战士们,日日苦练作战本领,只为有一天上阵杀敌、保家卫国。

1979年5月1日,已经胜利回国一个多月后,在沉痛悼念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英勇牺牲的战士们的追悼大会上,时任121师师长郑文水深情追忆道:

“361团4连3班长封加乃,在纳隆攻坚战中,为了掩护战友冲上425高地,消灭敌人,他用自己的行动吸引了敌人四个火力点,英勇牺牲。

362团炮手甄霞辉,发射17发炮弹发发命中目标,有力地支援了步兵的战斗,他牺牲时跪着不倒,眼睛仍贴在瞄准镜上。

战斗英雄师警卫连长李庆海,师医院所长一等功臣王振叠,在关键时刻,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护了首长、机关和战友的安全。

这许许多多英勇献身的烈士们,······他们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他们的死重于泰山,他们的革命精神将与日月同辉,与天地长存。”

文 | 午梦堂主



Powered by 彩神app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