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00后同事,可能身家百万

彩神app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彩神app > 人才招聘 > 你的00后同事,可能身家百万
你的00后同事,可能身家百万
发布日期:2022-05-20 12:12    点击次数:194
成为打工人不再是00后唯一的选择,他们的就业去向呈现出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日剧《我,到点下班》

00后正不断开辟着属于他们这一代的职业观和工作方式,凭借着自成一套的就业标准和日渐崛起的经济能力,驱动着商业创新与市场环境的变化。

“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坚持,我要双休!”这边,90后还在招聘平台与各路单休公司battle;那边,刚走出校园的00后们轻蔑一笑,投入了“多元化就业”的怀抱。 据智联招聘调研,2022届高校毕业生中,50.4%选择就业,比去年下降6个百分点。这是继2021年之后,毕业生连续第二年出现就业比例下降趋势,与此同时,选择自由职业、慢就业的人比例上升。 这与环境的影响有关。 00后走出象牙塔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就业。在社交平台搜索“毕业生待业”,你会发现他们中的不少人并不急着上班:985毕业的女孩2月来到广州,本想着在“金三银四”里拿到一份不错的offer,却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一直等到了5月中旬。 然而,也有人在待业中找到了新出路:2021年的钢琴艺术毕业生,从音乐类公司到培训机构一路面试无果,最后却因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弹琴视频积累了1万多名粉丝。 “这个时代,流量就是钱。”作为数字原住民,00后深谙这一点。 当然,多元就业的原因也与00后“个性强烈”“思维活跃”“享受生活”等标签分不开。 这些不走寻常路的00后实际工作状况如何,遇到了哪些问题?新周刊记者与几位出生于2000年前后的年轻人聊了聊,听听他们的职业观。 “开掉”大厂后,我开始慢就业 互联网公司一直是年轻人求职的香饽饽,对于把互联网作为学习、工作、社交、娱乐主战场的00后来说,尤为如此。 根据2021年智联招聘发布的《Z世代职场现状与趋势调研报告》,超三成00后期待成为互联网人。 但同时,这两年互联网大厂也成为职场话题的舆论焦点:“996”的上班时间,不够友好的“黑话”,大小周式休息,同辈工作内卷,管理者的PUA,写不完的月报、周报甚至日报…… 从迷信互联网到抛弃大厂, 年轻人花了多长时间?/电视剧《没有工作的一年》孟月是在2020年年末、大四时进入某知名互联网大厂实习的。从“削尖脑袋挤进去”,到“拎包跑路”,她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离职当天,她就将该厂及所有同类型公司,彻底从自己的人生List中划掉。 孟月将大厂工作批为“挥霍青春”,对此她有自己的解释。 “视频编导、市场公关、广告投放,你想不到我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轮了三次岗。” 孟月知道,对于新人来说轮岗不是坏事,它能让人更快地了解公司,并且让职员能扬长避短,最终选定最合适的岗位,许多企业都有这样的操作。 但让孟月不满的是,在大厂的轮岗,根本不是从考虑个人能力的角度出发的,也并非给你更多的机会,而是“粗暴地把你当作一颗螺丝钉、一个工具人”。 “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他们需要的是‘人手’,而这里很多人所能创造的价值在‘人才’的Level。” 据孟月观察,这样的现象不止存在于实习生群体,她跟随的“老大”也是如此,项目说砍就砍,团队说换就换,背后多少努力付之东流,无人关心。 不能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再光鲜亮丽又怎样。/韩剧《我的解放日志》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好的商业模式的定义是可以被高速、标准化复制的商业模式,这样才能尽快占据市场份额。 这一逻辑下,如果一家公司的大部分岗位,谁来做都一样、没有人不可取代,就是最理想的。 具体到个人,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在操作流水线上的一小部分工作,注定成为庞大机器里的一个螺丝钉,被不断地腾挪到不同的业务、相似的工作里。就像孟月这样,从一个底层,流向另一个底层。 显然,许多00后不吃这套,因为工作之于他们,理应有助于个人成长,甚至实现自己的“不可替代性”。 2021年毕业后,孟月开始慢就业。 “慢就业”是指一些大学生毕业后,既不打算马上就业,也不打算继续深造,而是选择暂时游学、支教、在家陪父母或是创业考察,慢慢思考人生道路。 在长达近一年的慢就业状态下,孟月尝试了许多新媒体相关兼职。 她曾签约MCN机构的兼职主播,拿了2个月的2000元底薪后,觉得“不对路”,开始给某化妆品公司在社交平台上撰写宣传文案。 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自己对信息收集、撰写软文、编辑排版的工作很感兴趣。 “刚开始写就用学来的固定框架和格式,后面熟练了就喜欢自己发挥,用流量作为标准来摸索。”品牌类内容创作成为孟月现在瞄准的目标。 不过她现在的接单量还不太稳定:“虽然还谈不上挣钱,但我觉得在实践里学到了东西,等把这个圈子的内容摸熟了我再做下一步打算。”虽然还没确定继续自由职业还是选定公司“下手”,但孟月非常肯定自己目前的状态。/韩剧《我的解放日志》 最近MBTI性格测试很火,孟月笑称自己的INFP(调停者型人格)是既佛系又热情的“矛盾综合体”:拖延症严重却讨厌重复式生活,性格内向、敏感却渴望创造属于自己的舞台。 比起人格使然,这样的孟月,更像是00后世代中一个“敢闯也敢停”的缩影。 创业,让风暴来得更猛烈 2022届高校毕业生人数首次突破千万,达到1076万人。 截至2022年4月中旬,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只有15.4%的应届毕业生签约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这一数字低于去年的18.3%。在求职的应届毕业生中,46.7%收到offer,低于2021年的62.8%。 通过各项数据可以发现,2022年就业形势比以往更为严峻。 基于此,不少未雨绸缪的00后还没走出校园就已经开始投资爱好,学做“迷你企业家”。 18岁那年暑假,高考结束后的严岩就着手实现自己的梦想——开一家奶茶店。 被“奶茶”统治后,哪个年轻人不想拥有一家自己的奶茶店?/图虫创意 严岩家是开超市的,“东莞、佛山,很多连锁超市都是我们家人在做”。从小就跟着家长一起看店、进货、算账的严岩,自认为被熏陶出了做生意的头脑。 于是,在确定大学将在珠海就读后,他攥着父母“投资”的20万元来到珠海,毅然加盟了一家叫做“贡茶”的连锁奶茶店。 说起想开奶茶店的原因,严岩有些不好意思:“就是自己喜欢喝奶茶。” 课业忙时就把奶茶店交予兼职生打理,空闲时就坐在自己的店里,边喝奶茶边听线上收款的声音……这种关于奶茶店的美好滤镜,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就碎得稀烂。 “除加盟费打了水漂之外,店面租金、装修、机器和零碎物件的花费让我负债近10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严岩的债主是自己的父母。 今年3月,一篇名为《第一批创业的00后,已经败光几十万》的文章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文章中的00后老板多是从自己的兴趣出发,开古着店、剧本杀店、美容店,还有跟严岩一样的奶茶店。 但他们大都将创业看得很简单,选址、招工、控制成本、吸引客流等问题毫无经验,只是跟着感觉走。 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失败,甚至负债了,但他们的故事到这里或许还并未结束。 “关门大吉”后,这些00后老板都去做什么了?/电影《爱情神话》 奶茶店关门后,严岩开始在学校附近的“挞柠”柠檬茶店打工以及学习经验。 在摸清一个成熟柠檬茶店的基本运作流程后,他也有了自己的思考:在服务和售后上多下些功夫。 在赔掉家里30多万元后,严岩还是选择继续开店。不同的是,“奶茶的风口已经过去,我改开柠檬茶店了”。 另外,这次严岩没有选择加盟,而是自创品牌“蜜友”,让一切从零开始。 “只要顾客来过一次,我就会记下他们对饮品糖、冰等的要求,如果对口味有任何不满或意见,我都会无条件更换或听取。”严岩的用心的确让许多消费者对“蜜友”有了“好朋友”的印象。 毕业一年后的现在,严岩的柠檬茶店已经稳定下来。他表示这家店在半年前就已经实现了盈利,现在每月的净收入在2—3万元左右。 他对下一步的方向很明晰,就是拓展店铺数量,让“蜜友”像父母的超市一样,开在许多地方。 对于严岩来说,这无疑是“阶段性成功”。/电影《爱情神话》 在整个创业的波折中,严岩的家庭无疑是中流砥柱般的存在,这让许多人质疑,所谓00后创业,是否是另一种“啃老”。 当然不是。 2021年发布的《腾讯00后研究报告》显示,65%的00后已经意识到“原生家庭的资源决定了自己的发展”,因此他们不会羞于利用家庭资源去发展自己的兴趣。 另外,受益于义务教育的普及和大学的扩招,00后父母的教育水平相比过往一代有普遍提升,这让00后父母的教育观念及教育行为发生变化,比如“民主”成为主流家庭的教育方式。 同时,00后的原生家庭条件普遍都更优于过往一代,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的提升也让他们对人脉、经济等资源的互通、互生有了更开放的观点。 相比于80后、90后在选择自由职业或创业时对风险、不稳定性的保守考虑,这届00后与他们的家庭可能会更容易接受“放手一搏”。 正如严岩所说:“最坏的结果不是失败,而是没试过。” 

玩着做视频,

月入几十万 当你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就去做自媒体吧。现在,一个人+一部手机,就能成为一个自媒体。 据智联招聘《Z世代职场现状与趋势调研报告》,Z世代年轻人最感兴趣的新职业中,“视频博主”排名第一,超三成的年轻人希望成为视频博主。 短视频制作门槛,正在不断降低。/图虫创意《QuestMobile2020 Z世代洞察报告》显示,00后是移动互联网的重度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达到174.9个小时,月人均使用APP数量为30.2个。 网络冲浪速度快,造就了他们极强的网感。比如,当你还不知道“栓Q”(谢谢)是什么意思时,这个词已经爬满00后的聊天记录了。 总是冲在吃瓜第一线,对国内外大小事都有极强的求知欲,段子张口就来,造梗不带重样……这些前所未有的技能,给他们在“流量为王”的时代里一个“捞金”的好机会。 Smart做视频博主已经两年多了,在抖音平台上,他累积了94.5万名粉丝。置顶的三个视频,点赞数有两个超200万、一个超150万。 他的视频更新频率很高,有时两天一条,有时天天更。然而这样高效率的出片、高流量的收获背后,却并没有MCN公司和专业团队的帮助。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抖音截图 “从有灵感,写剧本,到拍摄、剪辑,最快半小时就能搞定。”Smart告诉记者。 Smart做的是“情侣向”视频,也就是记录情侣相处和感情的内容。视频中的女孩正是Smart的女友——哦不,今年3月,他们已成为夫妻。 “拍短视频是我的爱好,我太太是在我的带动下加入进来的。” Smart表示,由于自己本来是美术特长生,大学又读了动画设计专业,在有关脚本、分镜头、审美等方面已有基础。加上自己也有很强的表演欲,他就产生了自己做视频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在做自己的视频账号之前,Smart曾做过编导,这让他对做视频有了一定的经验,同时也对短视频行业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 于是两年前,他就抓到了“情侣向”短视频的风口,并凭借平台对新账号的流量扶持,在半年的时间里就积累了30万名粉丝。 粉丝越多,意味着商业变现机会越多。Smart表示,自己的账号在高峰时期可以实现每月20—30万元的收入。 然而对于前期的投入,他却直言“真的没什么成本”。 由于是出于个人兴趣爱好,也是为了与女友度过一些开心时光,在做视频方面他一直比较佛系:“很少花钱买流量,视频里出镜的道具也都是我自己收集的玩具……” 在制造看点的情况下,尽量还原与太太相处最真实的状态,“真诚”也是大家买账的原因。/抖音截图 在视频收入能满足夫妻日常生活后,Smart表示自己并不打算全职做视频,而是把它当作一种“减压方式”。 目前,Smart与太太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 “我个人其实还是比较保守的,不会在市场环境波动较大的情况下,放弃一个比较稳定的工作机会。而且我也清楚自媒体这个行业,它的红利期起得快,但衰落得也快,不适合‘all in’。” 况且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Smart完全可以将视频作为副业hold住。 在后疫情和高校毕业生首破千万人的就业压力之下,不少00后都在标注着“高薪”“爱好”“价值”等关键词的职业坐标系中加上了一条“求稳”。 多元化就业背后,是他们对职业的多维度考量。/电视剧《没有工作的这一年》当你以为00后工作只求“为爱发电”时,你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他们是对“搞钱”有了更高阶的要求。 00后正不断开辟着属于他们这一代的职业观和工作方式,凭借着自成一套的就业标准和日渐崛起的经济能力,驱动着商业创新与市场环境的变化。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坚持,00后的坚持又将带来怎样的改变?我们拭目以待。(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中孟月、严岩、Smart均为化名。)

1]《2021 Z世代职场现状与趋势调研报告》

[2]《00后生活方式洞察报告》

[3]《2019腾讯00后研究报告》

[4]“00后”求职观察:同时做几手准备,灵活就业成新趋势 | 潇湘晨报

[5]第一批创业的00后,已经败光几十万 | 字母榜

[6]年轻人消失的大厂梦 | 燃次元

[7]不想循规蹈矩上班的年轻人,都在整什么花活儿 | DT财经

作者 余音

5月22日-6月3日我们将在广州珠江新城花城汇北区负一层举办“烟火气里的生态博物馆”展览点击下方海报了解更多详情↓↓↓



Powered by 彩神app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