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俱疲,我们从 Google 离职了”

彩神app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彩神app > 产品中心 > “身心俱疲,我们从 Google 离职了”
“身心俱疲,我们从 Google 离职了”
发布日期:2022-05-20 12:14    点击次数:115

【CSDN 编者按】在科技圈中,进去大厂是很多人为之奋斗的目标,殊不知,纵观这座围城,有人想进去,自然也有人想要逃离。本文中要讲的便是这样一群工程师:

一位曾在 Google 干了 10 年,在获得了稳定的晋升之后,他却毅然地选择了离职,加入了一个 40 人的小型创业公司。当问及原因时,他自己也有些道不清说不明,但就是有这样一种信念,让他不愿安于现状,坚信自己必须要做出改变!

另一位,作为 WebAssembly 规范的作者之一,其在致力于为 Google 的工具提高开发效率同时,也在与慢性病作斗争。然而最终却败给了令人焦虑甚至让人无法入睡的 Google 工作。 

编译 | 苏宓出品 | CSDN(ID:CSDNnews)

Scott Kennedy 于 2011 年年初加入 Google。那时,也正值拉里·佩奇上任 Google CEO 的第二周。当时,每个人都在谈论一个名为 Emerald Sea 的秘密项目,这也是后来的 SNS 社交网站 Google+ 项目。 

这是 Scott Kennedy 当时梦寐以求的工作。在 Google 任职,Scott Kennedy 不仅收获了一批非常厉害的队友和榜样,而且其经济条件也得到了改善,有了相当稳定的收入来源,这也为他将来的职业生涯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外人看来,Scott Kennedy 所拥有的一切,羡煞旁人。

但是在 Scott Kennedy 本人看来,在 Google 工作的 10 年间,他一直致力于搜索工程业务,但是越做越不开心,甚至感觉很累。

他表示,“当时,我很难表达为什么自己要做出改变,尽管我非常确认改变是必须的。现在看来,离开是因为我需要解决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

工作与生活如何保持平衡?

在博客中,Scott Kennedy 称,有人曾将生活和工作的平衡用三个装满水的桶来描述。 

1 号桶代表的是职业;

2 号桶代表的是健康;

3 号桶代表的是社交和家庭生活。

作为一个用于存储的容器,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桶里面的水终会有消耗殆尽的一天。不过,Scott Kennedy 表示,只要整体水位足够高,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水桶里面的水代表的是满意度,而非为其所花费的时间。

所谓计划没有变化快,2020 年,一场突如其来的 COVID “黑天鹅事件”摧毁了很多人的 3 号桶,这其中也包括了 Scott Kennedy。因为 COVID 的流行,大家只能居家,甚至与当地朋友见面也变得很困难。

不幸的是,2021 年 1 月,Scott Kennedy 在打篮球时拉伤了跟腱,他的 “2 号桶”也受到了损坏。

继而,Scott Kennedy 表示,“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 1 号桶的水已经耗完有一段时间了。”

关于“1 号”的工作桶早已损坏

时间持续到 2021 年年中,Scott Kennedy 称自己虽然不孤单,但是一直感觉身心疲惫。究其原因,是因为缺乏对创建产品和完成项目的满足感。

他表示:

在 Google 完成工作可能很困难。往往一个项目需要很多团队合作才能成功,因此我们必须要预先做很多工作,才能让每个人齐心协力。但这样做,也使项目变得脆弱。因为不同的团队中倘若有任何一个改变了目标或方向,甚至只是夸大了他们最初的承诺时,项目进度就有可能会延期或者直接失败。

这种情况的发生率不断上升。其背后有很多因素,如团队争夺项目、高管不同意项目方向等等,但中层管理人员足够聪明,他们用 OKR 的方式来表达,让他们都认为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不过,中层管理人员的重组和离职的人员流动意味着大多数人的管理链每年都会发生多次变化。在这方面,辞职就像一个飞轮(每次都会有人受到影响)。

在 2021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在努力保护我的团队免受混乱。我希望他们能够完成我们所期待的项目。然而,我每天都因有新的领导人进入团队而转移注意力。

2021 年 9 月,公司迎来了另一波组织架构变革。尽管我的工作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少,但我还是感到筋疲力尽。

因此,Scott Kennedy 决定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工作,由此,这样一类的问题将都不会存在。

“Google 的工作给我带来了脑损伤”

如果说 Scott Kennedy 的三个桶是在现实和经历中磨损坏的,那么另一位工具开发工程师、游戏设计师 Katelyn Gadd 的经历似乎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的“2 号桶”早已损坏,现如今“3 号桶”也遍体鳞伤。

Katelyn Gadd 表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其一直在与慢性病做斗争,不过,他还是成功工作了。但是在他看来,Google 是他工作过最糟糕的地方,甚至给他本人带来了脑损伤。

如果你发现你的工作让你难以入睡,甚至让自己每天都感到紧张,或者让你不断质疑自己的自我价值,我会鼓励你找一份新工作。

2015 年加入 Google 的 Katelyn Gadd,曾作为 WebAssembly 规范的第一作者之一在 V8 团队工作。

在加入 V8 团队时,Katelyn Gadd 在过去几年一直在维护一个将 .NET 应用程序转换为高效 JavaScript 的转译器。这与 Emscripten(基于 LLVM 关注速度、尺寸和 Web 平台的 WebAssembly 完整编译工具链)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始的,Emscripten 成为行业的标准并推动了 WebAssembly 的发展。偶然间,Katelyn Gadd 与 asm.js 的创建者 Alon Zakai 一起工作,并从他的建议和专业知识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段经历让他顺其自然地进入了 WebAssembly 团队。

在 WebAssembly 领域,Mozilla、Google 都曾努力将 asm.js 变成每一个应用程序在 Web 上运行的方式,但想要实现这一愿景,其实很难。最初,Katelyn Gadd 作为最早的一批贡献者之一加入这个难题挑战的队伍中,虽然他有一定的 Web 经验,但是编写规范时还是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各种挑战,如当时的整个委员会成员必须同时充当 PM、倡导者和程序员,最终旨在把一个将被数十亿人使用的东西的框架放在一起。

毋庸置疑,如果你正在构建一个数十亿人都会坚持使用的产品,这将为自己带来多大的压力。同时 Web 上充斥着各种糟糕的 API、考虑不周的规范和纠缠在一起的安全漏洞。一个程序员在一周内完成的东西可能会在未来被使用几十年,因此 WebAssembly 也不可能发布“不成熟”的规范。

基于这一点,如 Katelyn Gadd 等浏览器开发者,也将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同时,这种压力也成为点燃“斗争”的导火线。Mozilla、Google 作为 Web 领域的佼佼者,都想要以先进的技术来占据市场份额,然而在很多规范设计方面,两家公司的技术专家总是无法达成一致,甚至在一起开会的一个小时过去后,没有任何结果。

在 Katelyn Gadd 看来,健康的生态中,一个团队应该会有 PM 和领导,他们会认识到沟通过程中问题所在,并会出面解决这一情况。

Katelyn Gadd 直言,“我们没有一个项目经理,充其量还能找到一个兼职的 PM,但是他在无力承担这种情况下,选择了离开,并把负责的问题留给还处于工作过度的工程师。然而,这群工程师没有什么经验,毫无疑问,关于 WebAssembly 的规范标准被推迟了。更糟糕的是,我们的领导缺乏创造变革的力量。”

在 Google 任职的两年时间里,Katelyn Gadd 表示自己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充当非官方的 PM,帮助主持会议和记录,同时还要应付有时充满敌意的同事。不幸的是,身处 WebAssembly 开发的长期压力,给他带来了脑损伤。随着时间的推移,Katelyn Gadd 慢慢失去了中期和短期记忆,以至于有些时候他在车库里找不到他的车,或者刚说的话就会忘记了。

最后,医生让 Katelyn Gadd 强制休病假,并鼓励其辞职。

在此期间,Katelyn Gadd 决定直接找到 Google 的一位高管,向其解释 WebAssembly 项目是如何在没有组织的支持下挣扎的,以及很多开发者是如何被赶出这个项目的。「这位高管认同我的看法,然后告诉我什么也不会改变。」

而后,没有任何戏剧性。Katelyn Gadd 被迫休完病假回来,发现其所在的WebAssembly 团队基本上已经解散了——-多人辞职,还有人调到了公司的其他部门。

“我的新经理告诉我,我现在将和不同的人一起工作在 Chrome 的一个陌生的部分。但我拒绝了,并参加了一个简短的离职面试。”Katelyn Gadd 说道。

重新开始:休养 vs 在小型创业团队 

好在最终,Katelyn Gadd 也及时做出了决断,现在“我一直处于失业状态,与我的医生一起努力恢复我的健康,同时偶尔写写代码。我很高兴地说,我现在已经部分康复,并有报酬地从事开源工作,但我将永远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另一位主人公 Scott Kennedy 也在 2021 年期间,无意中发现了 Replit 这家仅有 40 人规模的创业团队。通过进一步沟通与了解,他发现自己的观点与这家公司很多层面不谋而合。

因此,Scott Kennedy 主动地联系了他们,“我已经有 5 年没有定期编码了。但谢天谢地,他们的面试很务实。我花了晚上和周末来刷新我的技能,足以通过。”

在谈 Offer 环节中,Scott Kennedy 表示自己只关心三件事:

将在公司所担任的角色(这里并不是指职位 title,而是真正实现自己价值的角色);

有足够的薪水以支付账单(在湾区有房子的三口之家的开销可不是开玩笑的。它曾占 Scott Kennedy 在 Google 薪水的 85%);

足够的股权,如果对 Replit 的发展前景判断正确,Scott Kennedy 认为这将比他留在 Google 更具优势。

最后,Scott Kennedy 总结道,“当我答应了这个职位邀请时,一股欣慰和兴奋之情瞬间涌上心头。我通常建议别人在做艰难的决定时要遵循自己的直觉。很高兴这一次我自己做到了。现在的我有更多的工作时间,虽然工作内容和以往有所不同,但我觉得效率提升了 10 倍。”

因此,当一个桶装满水时,它可能会溢出,顺带填满其他桶。而当一个桶损坏时,也需要做出决策并进行修复。

来源:https://www.scottkennedy.us/balance.html

https://medium.com/@katelyngadd/why-i-quit-googles-webassembly-team-and-how-it-made-me-sick-c50ef562ce1

本文由CSDN编译整理,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被“困”在琐事中的程序员:运行他人代码,每周只“深度工作” 10 小时!
☞监控 5 分钟抓拍一次人脸,不够 89 次算旷工!居家办公员工:不敢去厕所
☞“中国版”马斯克被本尊翻牌:“如果是真的,我想见见他”


Powered by 彩神app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